首頁頻道—正文
主播曝“直播打賞”套路:400萬元流水只5萬是真的
2019年08月06日 11:19 來源:中新經緯

  主播曝“直播打賞”套路:400萬元流水只有5萬是真的

  中新經緯客戶端8月6日電 (常濤 實習生 楊佳泓)智嘉(化名)最近一直在關注“喬碧蘿事件”的進展。智嘉曾是一位秀場流量主播,2016年直播火爆時,他的直播間5個月內產生了400多萬元的打賞流水。

  “相比喬碧蘿是如何走紅的,我更關心粉絲打賞的錢去哪了。”智嘉說,“你能想到嗎?我直播間400多萬元的打賞流水,只有5萬是真實的,其余都是經紀公司刷的。直播行業是一個充滿套路的江湖,在打賞背后,主播、經紀公司和平臺都是贏家。”

  再看“喬碧蘿露臉事件”

  7月23日23時左右,斗魚主播“喬碧蘿殿下”與主播“Mix晴子”進行連麥PK。在連麥過程中,主播“喬碧蘿殿下”因使用圖片遮臉出現“操作失誤”,導致其真實容貌暴露,其原本宣稱的“蘿莉”臉和少女外形瞬間變成“58歲婦女”,惹怒不少粉絲的同時也引發熱議。

  8月1日,斗魚官方發布對“喬碧蘿殿下”蘿莉變大媽事件的處理結果。斗魚稱,該事件系主播“喬碧蘿殿下”自主策劃、刻意炒作,斗魚將永久封停其直播間。

  此前一天,“喬碧蘿殿下”承認“露臉事件”是策劃好的,此次推廣花費28萬元,并且已經開始接聲卡和美顏相機的廣告。

  從7月23日的“意外”走紅,到8月1日官方作出處理,短短幾天內,“喬碧蘿殿下”在斗魚上獲得了100多萬的關注數。有媒體評論稱:“一夜之間,她實現了其他大多數主播可能一輩子也無法實現的目標——從一個墊底主播成為頭部主播。”

  “喬碧蘿露臉”后,有粉絲無法接受這“悲慘的現實”。據媒體報道,“喬碧蘿殿下”粉絲貢獻榜第一名“跳躍先知”曾為“喬碧蘿殿下”打賞十萬元,在得知其真容后當即改名。

  不過,也有更多人擠進了喬碧蘿的直播間,瘋狂打賞。事件發生后的一周時間里,喬碧蘿收到了8.11萬元的打賞禮物,連麥的Mix晴子收到了21萬元的打賞禮物。

  有網友對此充滿了疑惑:喬碧蘿欺騙粉絲,為什么還有人給她刷禮物?

  “在喬碧蘿事件后,給她送大筆禮物的粉絲很可能是經紀公司雇來的,這是經紀公司捧紅一個主播再正常不過的手段了。”在智嘉看來,喬碧蘿突然走紅是一場策劃營銷,很多不知情的粉絲就這樣一步步掉進了“陷阱”。

  “土豪”刷禮物,全都靠演技?

  實際上,直播打賞的套路遠不止于此。智嘉向中新經緯客戶端介紹,目前直播打賞有幾種常見的套路。比如最常規的是,在各大直播平臺的官方活動中,贏得名次的主播會得到平臺的資源支持,比如曝光度等,想拿到這些獎勵的經紀公司便會在比賽中為自己的主播刷禮物。

  “我之前簽約的一家公司為了讓我在活動中拿到名次,就在直播間瘋狂給我刷禮物,三五千塊錢一個的‘城堡’‘火箭’就像點贊一樣瘋狂刷。”智嘉說。

  此外,智嘉介紹說,“有時經紀公司的水軍在直播間給主播刷禮物,會把自己偽裝成一個‘土豪’,給眾多圍觀的粉絲制造一種‘這個主播有土豪包養’的感覺。更有甚者,經紀公司會在一個直播間內安排兩個‘土豪’互斗,比賽給主播刷禮物,以吸引圍觀的粉絲站隊,跟刷禮物。”

  在直播打賞背后,是經紀公司和直播平臺的“默契配合”。中新經緯客戶端從某秀場直播平臺內部人士處了解到,一般情況下,對于打賞流水,平臺與經紀公司(主播)是四六或者三七分成,但這個分配比例是可以上下調整的。

  某主播經紀公司工作人員魯川(化名)告訴中新經緯客戶端,凡是這種刷禮物捧主播的行為,經紀公司都會提前給平臺打招呼,不會按平臺規定的比例抽成。一般情況下,一個直播間的打賞流水刷到10萬元以上,平臺會抽取10%或20%。

  “雖然賬號是屬于主播的,但主播與經紀公司簽約時,公司會以‘捧你’為條件,要求主播的賬號與經紀公司綁在一起。在這種情況下,主播沒有辦法把打賞流水提取出來,如果提取出來,最后也要返還給經紀公司。”智嘉說。

  智嘉還舉例說:“2016年直播比較火爆時,我在某平臺5個月就產生了400多萬元的打賞流水,但其中只有五六萬元是真實的,其余都是經紀公司刷的。后來我提現了20萬元,被經紀公司知道后只能返還。”

  打賞流水,主播“幾乎拿不到”

  社交平臺陌陌發布的《2018主播職業報告》顯示,9.6%的兼職主播月收入超過萬元,21.0%的職業主播月收入超過萬元。《2017主播職業報告》顯示,約35%的全職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,兼職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僅5%,6.6%的全職主播月收入高于3萬元。

  實際上,除了那些自娛自樂的,大部分職業主播背后都有經紀公司。“現在市場上招聘主播的經紀人就和房產中介一樣多,剛招到的主播一個月有幾百塊錢的基礎工資,但當主播開始賺錢后,經紀人就可以從主播每月的打賞流水中按一定比例抽成。”智嘉說。

  某主播經紀人劉向東(化名)向中新經緯客戶端透露,現在的主播基本與公會簽,很少直接和平臺簽。“像陳一發、馮提莫那種絕對的流量大主播也與經紀公司簽約。”據劉向東介紹,他所經營的主播平均月薪在12000元左右,和大城市的普通白領相當。

  主播阿成(化名)則稱,上述主播的境況算好的。他說:“如果一個500多人的主播公會,平均月薪能達到12000元,不可想象,我認為其中只有十幾個人的月薪能達到1萬多元。”

  智嘉也表示,主播的收入遠沒有外界了解到的那么多,大部分主播賺的都是“死工資”。“現在,我每個月的禮物提成大概在3000元左右,再加上底薪8000元,每月工資一萬多元。”

  “我們的工資基本是固定工資加上略有浮動的提成,打賞流水幾乎拿不到。”智嘉說,“一般男主播月薪大概在一到兩萬元之間,女主播可能在三到五萬元之間,哪有什么年薪百萬。”

  而對于為何要加入經紀公司,智嘉則表示:“我算最早做直播的那一批人,早期我沒有加入任何組織,但后來我發現,無論我怎么努力,都比不過那些有經紀公司的主播,因為主播背后更多是資源的爭奪吧。”(中新經緯APP)

 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
編輯:孫婷婷

新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